欢迎来到广州美城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官网!专业承包广州城区企业工厂废品废料,签订合同,欢迎来电咨询。13129391555

24小时咨询热线

131-2939-1555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接二连三的危废灾难难掩监管的漏洞百出

作者:admin   时间:2019-05-07 23:10   

2018年12月26日,北京交通大学市政与环境工程实验室发生爆炸燃烧,事故造成3人死亡。事发前,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老师李德生违规将试验所需镁粉、磷酸、过硫酸钠等危险化学品存放在一层模型室和综合实验室,且未按规定向学院登记。

 

2019年3月21日14时48分许,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化学储罐发生爆炸事故,并波及周边16家企业。

 

4月21日晚,网友曝料称,大连市金普新区金州热电厂一带发生爆燃,现场人员说,“着火点为一处化工厂,目前化工厂接近停产状态,消防公安等救援人员已经赶到现场。”

 

今天上午,大连消防辟谣,发布通报称该事件为金普新区南山库房发生火灾,并非化工厂爆炸。

……

 

危废行业的功名薄该由谁来填写?

 

近年来,全国各地相继发生多起化工厂爆炸事故,危险废物的管理正受到各界关注。

 

高危行业发生灾难如此平凡,如何才能避免悲剧的发生,对于废弃危险化学品、化工生产企业中间物料到底该哪个部门监管?出了事该向谁问责?连日来,这一问题在相关领域引起不小的争论。

 

一方认为,对于专业处置危险废弃物的企业,依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废弃危险化学品的处置,依照有关环境保护的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执行,因此,专业处置危险废弃物企业的生产活动应由有关行业主管部门进行监管。

 

而对于非化工企业增加环保处理设施,也应按照“管行业必须管安全”的原则,非化工企业增加环保处理设施产生危险化学品的,由有关行业管理部门依法依规实施监管。对于化工企业和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增加环保处理设施而产生危险化学品的,应依据有关危险化学品安全法律法规进行安全监管。

 

实际上,已有相关法规规定了危废治理的监管主体,而且相关机构负责颁发经营许可证,甚至对危废的属性分了类。但是,灾难还是发生了,监管与责任推诿仍在拉锯。

 

根据《环境保护法》第十条、《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十条、《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第二条和第六条等法律法规有关规定,“生态环境部门对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依法负责废弃危险化学品处置的环境污染防治监管”。

 

依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五十七条:从事收集、贮存、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单位,必须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经营许可证;从事利用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单位,必须向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经营许可证。

 

而按照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B/T4754-2011),对制造、维修、医疗等活动产生的危险废物进行收集、贮存、利用、处理和处置等活动,属于“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中的“危险废物治理”。

 

废弃危险化学品究竟该谁管?

 

“法乎其上,得乎其中,法乎其中,仅得其下”。前文所言,已有相关法律法规对危废行业治理的监管主体、行业行为责任主体等做了诠释和界定,为何,危废化学品仍然得不到妥善的治理,成为“弃婴”?

 

危险化学品生产涉及的化工行业,工艺设备复杂多样,物料易燃易爆、种类繁多,潜在安全风险大,事故易发多发且重特大事故时有发生,是安全生产的重中之重。尤其是近年来化工行业快速发展,新工艺、新技术、新业态不断出现,装置规模不断扩大、自动化控制水平越来越高,对安全监管的专业化要求也越来越高。

 

在这样的背景下,接二连三的化工厂爆炸案与以上陈述南辕北辙,不排除操作不规范、政府及企业多方面监管缺失不到位等情况的可能性。

 

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环境监管部门依法审批颁发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对危险废物经营单位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提出环境管理要求,依法负责对危险废物经营单位环境污染防治进行监督管理,但“危险废物经营单位的安全生产监管工作,应依法由相关部门负责”,“环境保护设施是与主体工程配套的生产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实行‘三同时’(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环境保护设施安全运行也是企业安全生产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纳入相关部门对企业的安全生产监管内容”。

 

吃一堑,长一智?

 

有专家表示,“废弃危险化学品处置企业是否属于涉及危险化学品生产、经营、使用的化工企业。如果属于,对该类企业来说的监管部门应该是安全监管部门;但由于目前该类企业涉及废弃化学品的利用与处置行政许可由环境监管部门负责,所以安全监管部门本着‘谁负责设立审批,谁负责日常安全监管’的原则,不负责安全监管也是有道理的。”

 

笔者认为,如此来界定权责是完全不负责任的说法,没出事之前,大家都好,一旦出了事,那就应该权责均沾。虽然难免有一种“一刀切”的意味,但是,在无辜生命消逝与人民、国家财产损失面前,血的教训能换来相关部门及企业对人民生命安全的重视,“一刀切”是必要且必须的,也能倒逼法律进一步完善。

 

希望“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事在危废行业能引以为戒,改变当下这种行业监管缺失、主题责任不明晰的状态。